TH_拜人生赢家汤抖森

一请天地动 二请鬼神惊

建安⑦組的日常。

建安七子

CREAMSCREAM:

注意:


建安七子全員向

歷史同人試水作(別認真

超蠢的二次設定太多(別認真

……哦人設,最後放好了……


CP:

阮瑀(元瑜)/陳琳(孔璋)

徐干(偉長)/劉楨(公干)

微 王粲(仲宣)/曹丕(子桓)/曹植(子建)三角無差

應瑒(德璉)/趙淑麗(別認真



阮瑀(元瑜)開門時便察覺廳中氣氛有些不對。他不動聲色地把食盒放在桌角,環視了下看上去和平時一樣蠢的大家。他手邊的王粲(仲宣)正在埋頭于一張算題中,斜起眼瞄了食盒一眼,悶聲到:“拿到一邊去……擋著我手臂算式寫不下。”

“假期作業還沒寫完嗎。”元瑜問道。

“真幽默。”仲宣道,“給我喝酒。”

“給你酪漿。”元瑜說,把裝著牛奶的潔白瓷瓶落在仲宣面前,“子桓說這個補鈣,這才特地給你留的呢,小可愛。”

“你爸才是小可愛。”

王粲(仲宣)面不改色道,把瓷瓶遠遠推開。一旁待機的清爽少年曹植(子建)伶俐地幫元瑜把食盒里的飲料拿出來排在桌上,一邊向元瑜道:

“孔璋兄和公干兄掐起來了。”

“又欺負我孔璋。是小神童撩閑咯?”元瑜冷靜地問。子建點頭,想了想道:

“反正不是豆腐腦就是粽子。”

元瑜歎道:“其實我也覺得豆腐腦是鹹的。”

子建同情地看著他:“我當然也是。”他從食盒里拿了另一瓶酪漿咬開瓶蓋喝了一口,解說道:“我哥的牛奶喝起來分外的香甜。”

仲宣幽幽道:“我的牛奶也很香甜。”

“誒誒仲宣兄的假期作業還沒寫完嗎——”

仲宣扁了扁眼睛:“十分幽默。算來本天才畢業那年子建君你的聰明才智還都埋藏在曹丞相的蛋蛋里呢。”

子建聞言一縮。仲宣右手邊的劉楨(公干)轉過身來解下了腰帶。

“再用這種文科生聽不懂的梗,我便手持廓落帶將你打哦小天才。”

“……真幽默呢小神童你他媽倒是轉過去一點不要把小小神童遛在外面啊。”

公干眨眼,無辜地說:“廓落帶是曹子桓贈我的金錯刀。子桓也會很希望我在戰鬥時——”

蹲在一邊的子建棒讀道:“我哥在那之後的每一天都想把它要回來呢。”

公干恍如未聞,一邊系褲帶一邊探過頭去看王粲(仲宣)正在寫著的算紙。

“小天才也有假期作業沒寫完的時候呀。”

“真幽默。”仲宣冷冷地說,隨手把一個未知數設成阿姆斯特朗炮的形狀。公干愉快地看了一會,直到仲宣手抖折斷了一根炭條。

“——視奸夠沒。”

公干道:“不是我說誰自作多情,這屋裡誰都比你視奸來得爽快呢。”

“不愧是多年遛鳥慣犯啊小神童,好牛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客氣啥。”

公干灌了口葡萄汁,又看斷了一根炭條,終於忍不住問:“到底這是幹嘛,代寫作業嗎你。”

“差不多。”仲宣捏著半根炭條陰鬱地說:“打賭輸給文舉叔家的熊孩子了。”

“賭什麽?”

“折返跑。”

公干質疑道:“你跑不過八歲的妞嗎?”

“……你今天問題很多呀,小神童。以為誰都是你這種腦子里都是肌肉的混蛋嗎。”

公干微笑著評論道:“就這你這張臭臉我晚上要下兩斤麵條。”

仲宣立刻道:“吃不完我看不起你哦。”

“哈哈哈今天My小太陽來我這邊住呢。”

“真噁心啊,小太陽什麽的。”

“和小黃瓜、小蝴蝶、小野貓、小妖精什麽的都差不多吧。”

“你那個唯獨差得很遠,比其他的噁心很多倍呢。”

仲宣公允地說,把算題翻到背面。被劉楨(公干)稱為小太陽的徐干(偉長)並不為所動,一臉電波地用勺子挖著橙汁瓶底的果肉。公干愉快地拍了拍電波少年的頭。

“晚上下面給你吃。”

“我下面給你吃吧。”小太陽道。


唯一的南方人陳琳(孔璋)孤獨地堅持著己道。

“當然是甜豆花,”他轉頭把阮瑀(元瑜)拉入戰團,“一日夫妻百日恩,元瑜一定不會對甜豆花有什麽不利的見解吧。我煮的那次你不是很喜歡嗎——還放了桂圓干……”

“與其說桂圓干,不如說我感興趣的是裸圍的那部份。”元瑜道。

“並沒有什麽裸圍。”

“現在不承認也沒用哦,孔璋。”

劉楨(公干)痛苦地閉眼。“——我怎麼才能把裸圍的孔璋兄從腦海中擦掉……”

“何不具現化出來呢魔法少年。”元瑜冷冷道,“我勸你儘快擦掉。”

公干幽嘆道:“藍不足。小太陽又不給我補魔。”

“又怪我咯。”小太陽抬起頭,把自己剩下的橙汁倒進公干面前的空瓷瓶里。“給你魔。”

孔璋贊許地看著二人。

“優雅的暗示呢。”

“……不,小太陽大概沒有這個意思。”

公干揉了揉眉心。“我們還是咸豆腐腦萬古長推呀——”

孔璋固執地說:“你們何不擇善而從呢。”

公干看著元瑜道:“作為豫州人氏你也不為大北方說些什麽……一口廓落帶噴死你們兩個狗男男哦。”

美貌青年剜了眼公干,苦笑著轉向孔璋。

“……我們成熟的大人真的要和劉公干一起蠢嗎。”

孔璋平靜地說:“我似乎被魯國和豫州老鄉會聯合起來欺負了呢。”

“……不,豫州也是咸豆腐腦呢孔璋。”

“即使你這麼說也,”年長者露出狐疑的表情。“……德璉呢?”

“回老家結婚去了吧。”

“對方是?”

“趙淑麗。”

“那又是誰?”

元瑜一口干掉半瓶杜康,耷拉著眉毛道:“我也好奇很久了。”


盤腿坐在老家炕上的應瑒(德璉)正在往豆腐腦上澆羊肉鹵。門外驛吏喊道:“應文學的明信片——”

驛吏把馬拴在了門邊。“應文學回來啦。”

“這不是回來了嗎二狗。”德璉冷峻道,“簽這兒?”

“再摁個爪印。”

“摁你娘腳。”德璉回應道。他拿過明信片讀了起來。二狗不願離去,問:

“這麼大張,洋氣。郵戳是鄴下的。你朋友寫的?”

“一群傻逼。——這張是仲宣寫的。他們輪流給我寫。”

“苦差事的意味嗎。”二狗睿智地說。

德璉冷豔不答。二狗又問:“仲宣是,王仲宣?”

“是的,劉二狗。”

二狗感歎道:“應文學最出息了,交的朋友都比你牛逼。”

德璉把明信片收進袖口,道:“我比你牛逼。”

二狗不為所動。

“淑麗在屋沒?”

“誰是淑麗?”德璉疑惑道。他轉身進了房間,從櫃頂摸下一個月餅盒,撬開蓋子把明信片扔了進去。盒子里還有往日傻逼們寄來的明信片和壓平的糖紙。


仲宣來函如下。

德璉:見字如晤。明信片讓人覺得隱私被侵犯了,你說驛吏會不會偷看呢。最近大家一樣蠢,子桓還是很煩,他弟弟也很煩,記室組還很恩愛,公干仍然是傻逼,小太陽還那麼電波,文舉叔家的熊孩子欺負我,不能細說。順便問下你見過這麼大張的明信片嗎他媽的隨便寫寫根本寫不滿。這是文舉叔自己印的,背面有他自己畫超丑的梨。哦還是寫不滿,本天才便屈尊給你畫個驢吧。可愛嗎。回來學驢叫我聽哦,親。天才筆,年月日。


驢的藝術水準和梨並不分高下。德璉微笑著這樣想著,端起了豆腐腦。

FIN


FREETALK:


我……做完了。

這篇寫的好散,我想讓建安七子的大家都出場來看看。歷史同人從沒寫過,可用的梗和發揮空間都太大。本來想寫竹林七賢,到頭還是建安組冷一些的感覺。人設做好的話閑的沒事就可以寫一寫(

除了七子組還做了三曹組的人設。建安⑦組大概以王粲(仲宣)或者劉楨(公幹)為中心這樣輻散的青年男性團體。③組便是孟德中心。寫起來的話……⑦組比較散漫。但是大家都蠢蠢地坐在一起談天就好了呀。(或許有些太傻白甜會改。)


我也不怎麼會做人設。應該說從來沒認真做過。這次要說多認真,也未必的……。

做的時候結合了好多梗。作品差不多都是去年看的,一定要說的話這算是“文學史”上的建安組。最後大概這樣——登場順序次序:

阮瑀元瑜:意外可靠的美貌藝術青年。善良,但看不順眼的人其實很多。算是小組長。

王粲仲宣:矮,體弱,天才,文理雙修。喜歡吐槽別人“真(不)幽(好)默(笑)。”

曹丕子桓:明天就會黑化的教科書級人妻,幸運EX,仲宣廚。做得一手好豆漿。

曹植子建:清爽少年,幸運E,年下。身高八尺(192cm)。

劉楨公干:中二晚期,仲宣的竹馬。有時生活在夢世界,幻想用腰帶(廓落帶)戰鬥。

徐干偉長:電波少年,粉色切開都是黑的。

陳琳孔璋:沒什麼自覺的年上者。KY,南方人。和元瑜一起資助孤兒和喂流浪貓。

應瑒德璉:粗口,不典型的傲嬌。習慣性離群。有雙胞胎弟弟和謎之戀人趙淑麗。

有些是完全是腦補出,一部份能靠上文獻。有些明顯扭曲史實。作為中文在讀的學生,我也很怕會觸怒先賢的英靈。我相信建安和以後可能會寫到的正始人物都是有幽默感的——天啦這麼認真地害怕做什麽。

就……有不滿意的先賢請托夢給我(。


寫得太不好看。人物性格我還完全不會展開,因為基本上只寫過同人——這種程度這麼自由,不太好算是我之前寫過的同人了。好像塞了過多的梗+沒有明言的二次設定進去,人物出場太快,情節也不吸引人。……just,不好看。

我想寫得好看的。可以的話會努力。反正自娛自樂也開心……

20130228


评论

热度(6)

  1. TH_拜人生赢家汤抖森CREAMSCREAM 转载了此文字
    建安七子